摄像人-摄像百科 >>所属分类 >> 编剧   

艾明之

标签: 中国编剧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著名的电影编剧、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上海电影家协会常务理事艾明之,原名黄志堃。他的父亲原是广东一所学校的一名普通的职员。在那动荡的二十年代初期,他父亲怀着一连串美好的幻想,从家乡广东番禺县来到上海谋生,经营废旧影片的小本生意。1925 年2 月,艾明之出生于上海。三十年代初期,由于一个偶然的际遇,艾明之的父亲与一个因参加北伐军而发迹的广东同乡,在上海邂逅相遇,并结识了初创我国早期电影的一批热心人士。他父亲拿出仅有的不多的积蓄,在这批热心人士的赞助下,一起拍摄了一部反映革命军北伐的短纪录片,并进而雄心勃勃地在家里做起“白昼电影”和“立体电影”的实验来。他父亲的这些家庭实验虽然没有获得成功,却给艾明之单调的童年生活,涂抹上了一层使他难以忘怀的欣喜的色彩。

此后,在一个时期里,每天晚饭后,他嘴里的稀粥还没有来得及咽下肚去,就兴高采烈地帮着父亲把代替银幕的白被单挂到墙壁上,并帮着用缚在长凳上的手摇倒片机倒片,用刺鼻的香蕉水把断了的片头接起来,接着就放映那些租借来的旧影片,诸如《荒江女侠》、《火烧红莲寺》和罗克主演的一些美国无声滑稽片。电影——银色的梦,以其巨大的魅力,强烈地吸引了艾明之童稚的心灵,使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沉醉的夜晚。这些今天看来似乎显得幼稚和荒唐的早期电影,却曾经给艾明之带来多少个美妙的梦。当然,那时的艾明之,即使在梦中,也没有想到他长大成人以后,将以编写电影剧本作为自己的一个主要职业。

然而,好景不长,生活之路充满了坎坷。1937 年,艾明之十二岁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日本军国主义“八·一三”的炮火,把他的家连同他的梦一齐焚为灰烬。这时,光靠难民收容所施舍的薄粥残羹,根本难以解决全家的温饱。为了满足人身对衣食的最低需求,正处少年时代的艾明之,不得不过早地为家庭分挑起生活的重担。他当过报童,做过广东饭馆的学徒,也干过在网球场上捡网球的小工。当然,当他在干这些活儿的时候,他心里很明白,象他这样的年龄,搭挂在他肩上的该是书包,而不该是卖报用的报袋或者擦拭碗盏用的毛巾。于是,他开始利用工余的时间进行自学。良友图书馆、申报图书馆成了他获取知识的一条重要渠道。也就在这些图书馆里,他阅读了大量中外文艺作品。早年电影所给予他的影响和现在日益增长起来的对文艺的兴趣汇合在一起了。但那时他仍然没有想到自己今后将在文艺这一个行当里,献出自己一生的心血。他只是为学得尽可能多的知识而苦苦挣扎。

有志者事竟成。以后,经过努力,艾明之终于在1938 年考取了当时救济会举办的一所免费供应膳宿的中学,争得了读书学习的机会。

在人的一生中,中学时代可算是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最为重要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常常奠定了一个人以后所从事的事业的基础,至少也能看出以后发展的端倪。在中学里,他对文艺的兴趣越来越炽烈了,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一切可以读到的中外文艺作品。当他十五岁时,他以自己进入中学前的徒工生活所见所闻为材料,写成了第一篇短篇小说,投寄给当时上海一家日报的副刊。过了些日子,想不到竟被选用登载了出来。接着,又连续发表了《人生的驿站》、《在黑暗中》等短篇。这些出乎意料的成功,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喜悦和激动。为了与全家分享这种欣喜之情,他在第一次拿到十元钱的稿费之后,以童心的赤诚,买了六元钱的白木耳拿回家里,送给正患肺病的姊姊补养。此后,他对写作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一边勤奋地练笔,一边开始更有计划地阅读中外文学名著,从中吮吸丰富的文学养料。

但不久,太平洋战争爆发。街头的枪炮声代替了学校里的铃声,上海终于全部沦陷为日寇统治区。艾明之少得可怜的、时断时续的学校生涯,也就从此结束。因为不愿在日寇铁蹄下充当顺民,他瞒着家庭离开了上海。1944年初春,他到了重庆,很快就写成了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上海24 小时》,并被收集在以群等主编的《新绿丛书》中出版。在这部作品里,既流露了作者对沦陷区人民苦难生活的真切的同情,也显示了这位不满二十岁的青年作者艺术上的才华。接着,他又在重庆的《新华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胡金发和他的女人》、《桔与药》、《幼芽》、《在产房中》、《上海之忆》等短篇小说。其中,《幼芽》还曾被国外的一个文艺刊物译载。

抗日战争结束后,艾明之由重庆回到了上海,在生活书店编辑部工作,出版了长篇小说《雾城秋》、短篇小说集《饥饿的时候》。1948 年春,由上海转到香港生活书店编辑部工作,除写了长篇小说《狼窟》外,为了能以通俗易懂的形式,向国统区人民介绍马列主义的一些基本理论,他应约撰写了通俗传记读物《马克思》、《列宁》、《孙中山》等书。这些通俗读物在香港出版以后,又秘密运送到国民党统治区,发挥了良好的宣传教育作用。而对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的艾明之来说,在编写过程中,也获得了一次系统的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的机会,在思想上受益匪浅。

1949 年,中国历史上展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使艾明之的创作和生活,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

北平和平解放以后,艾明之偕同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对文艺有强烈爱好的、燕京大学的毕业生周荫君,从香港回到了人民的首都。1949年7月,艾明之以军事助理员、代理副厂长的身份,来到了上海第三钢铁厂,参加了整整三年的实际工作。在这三年里,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这三年里,他深入车间、工段、科室、直至职工家庭,与大家同甘共苦,熟悉各种类型的干部、工人、职员、知识分子、工程技术人员。其中许多人物的音容笑貌,在离开上钢三厂二十多年的现在,还常常萦绕在艾明之的脑际里。如果,综观他解放以来的创作,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三年沸腾的工厂生活,对他的创作思想方面以及此后着重以反映工人生活和斗争作为他创作的主题题材方面,都起了很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他创作的故事片电影文学剧本《伟大的起点》、《幸福》、《护士日记》、《常青树》、《黄浦江的故事》和《青山恋》等等;长篇小说《不疲倦的斗争》、《浮沉》、《火种》;大型喜剧《幸福》以及许多篇短篇小说,直至少儿读物《工人的儿子》等等,无一不是属于反映工业题材的。

解放初期,在诞生不久的人民共和国的影坛上,面临着的最大问题是“剧本荒”。无论是北京、长春,还是上海的电影制片厂,普遍存在着缺少剧本的局面。而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艾明之于1952 年夏被调离上海钢铁三厂,进入了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任专业编剧。次年创作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文学剧本——《伟大的起点》。在这部反映钢铁工人生活和工作的电影里,他运用他所熟悉的生活素材,塑造了先进的钢铁工人陆忠奎等人的形象。诚然,这部处女作的思想和艺术并非十全十美——影片出来以后,艾明之自己也感到存在着戏剧冲突展开缓慢等等的毛病——但是,人们从勇于改革、刻苦学习管理本领、朝气蓬勃地在建设事业中进行革新的陆忠奎身上,汲取了某种勇气和力量。即使在今天看来,也还能使人得到若干的启迪。正因为这样,1955 年文化部和团中央为迎接“全国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的召开而举办的电影周中,这部影片就被选入。同年,《伟大的起点》还与《渡江侦察记》等五部影片一起,受到了文化部电影局的嘉奖。

从此,以《伟大的起点》为起点,艾明之在电影剧作家的生涯中,在以后连续的七年里,以平均每年写成并拍摄一部电影故事片的速度向前迈进。其中,有些影片不但获得国内广大观众的喜爱和好评,还出国放映。如,根据他自己创作并为全国三十几个剧团竞相演出的大型喜剧改编而成的同名故事影片《幸福》;根据他自己创作并为当时好几个国家翻译了的长篇小说《浮沉》改编而成的电影《护士日记》;又如,通过一个工人家庭的变迁,来概括中国百年工人历史的《黄浦江的故事》,等等。

在此,尤需介绍的是《护士日记》。这部影片的故事是:女主人公简素华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女青年,在她踏上社会的第一站之际,她没有眷恋于大上海舒适的家庭生活,不顾亲友的劝阻,毅然服从国家的需要,来到一个偏僻的工地,投身于建设的热潮。火热的生活冶炼了她的感情和意志,使她成为一个坚强的人。影片塑造了开朗、活泼、对工作和生活充满了热情的简素华的生动形象,并从她的身上,回答了青年人如何以国家需要来选择自己生活道路的问题。因而,影片放映以后,随着简素华的生动形象和她演唱的“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这支歌曲,立即受到了广大观众、特别是青年人的欢迎。

集剧作家和小说家于一身的艾明之,在努力创作电影剧本的同时,一个规模宏大的创作计划,于1961 年在他的心中萌发。他试图以一百余万字的篇幅,通过长篇小说的表现形式,较为全面地、系统地描绘出自1918 年至1949年的中国工人运动的历史画卷。为此,他阅读和搜集了浩翰的文字资料,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和调查研究,经过刻苦的构思和写作,于1963 年完成并出版了命名为《火焰三部曲》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那就是闻名一时的《火种》。在上下两篇约五十万字的《火种》里,通过柳金松和他的妻子殷玉花在1918 年至1927 年这十年的生活和斗争,在读者的面前,不仅展示了中国工人阶级渐渐觉醒的历程,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性格鲜明、有血有肉的柳金松这样一个典型形象。从而获得了文艺界和广大读者的好评。

小说《火种》的部分章节,曾在《中国文学》的英文版上译载过。我国前辈的著名文学大师茅盾同志,还特地为《火种》写了近万字的书评,热情地肯定了艾明之“从多方面来刻画柳金松的性格,表现他的既单纯而又复杂的内涵,有些章节写得极为精采”。茅盾同志在对全书作了中肯的、恰如其分的分析后,还写道:“我恳切地盼望作者在他的《火焰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三部中,将有更多的精采笔墨以飨读者。我热烈盼望这个计划将能完成,并且我也切望作者将能取得更多的成功。”

可是,正当艾明之在从事他的这一规模大、字数多的创作计划,并考虑改编为电影剧本时,史无前例、波及全国的十年动乱开始了。在这场浩劫中,艾明之的身心蒙受了极大的摧残,他精心搜集的创作素材以及文字、图片资料,也被洗掠一空。但是,在漫漫的十年长夜中,即使在他的生活和生命处于最最艰困的时刻里,他心灵深处的一粒“火种”始终没有熄灭——那就是,期望有一天能继《火种》以后,把第二部、第三部写出来,以此回答人民的切盼。

这一天,终于盼来了!“四人帮”垮台了!从此,艾明之的生活和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春天。他在发表了四幕话剧《侧影》和一系列短篇小说之后,开始着手《火焰三部曲》第二部的写作。

1978 年年底,身为国际笔会上海中心成员、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上海市政协委员的艾明之,重又回到了电影编剧岗位。在以后的两年里,他相继发表了反映钟厂生活的《一刻千金》和以解放前夕某地民航起义为题材的《月到中秋分外明》两部电影文学剧本。在《一刻千金》里,艾明之以蘸满激情的笔墨,刻画了在向“四化”迈进中的钟厂工人的新思想、新面貌。

1981 年,艾明之根据他自己创作的中篇小说《不沉的湖》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小金鱼》。这是一部描写失足青年迷途知返的剧本,但剧作家没有泛泛地去写青年失足的过程,或一、两个人对他的挽救、教育,而是另辟新径,从社会问题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这一角度去构思整个剧本,颇有新意。此剧已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成影片。

1982 年,艾明之又执笔创作了《海上生明月》。这是以音乐歌唱为主线的电影文学剧本,在电影表现艺术上作了新的探索。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叶明 下一篇丛深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百科管理员
百科管理员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